http://www.smaa-al7ob.com

不就是玩游戏开挂吗有什么大不了的?

  前一阵子Science上有篇很蠢的论文,调研了40个国家的诚信或者说道德状况,结论是中国人的道德水平名列倒数第一。这篇paper槽点很多,不能全信,但是确实折射出了一些国人的素质问题,今天我就选一个我熟悉的角度,从游戏玩家的切身经历分析一下,如何从打游戏开外挂这件事情上看出一个民族的道德水平。

  道理咱明白,得先问是不是,再问为什么。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来了,中国玩家是不是比其余的玩家群体更喜欢开外挂?

  DOTA2这种MOBA游戏我打的很少,只说说FPS(第一人称射击类),同时这类游戏也是外挂重灾区,因为射击类游戏对决的方式主要还是比反应速度和射击精度,外挂可以做到0反应时间和100%命中率,就算职业玩家也没法正面刚。所以不管是CSGO、PUBG(吃鸡)、到战地、APEX,外服的玩家要么在呼吁国服锁区,要么就是已经呼吁成功了,因为国人玩家开挂的比例实在是太高了。

  凡是角色名字是一串数字的(qq号)、拼音昵称的(比如昨晚遇到的挂壁huyuming696)、又或者是douyuXXXXXX(多数不是真主播)的,看到这种名字自动退避三舍,这一局游戏怕是走远了。相比之下,也有发帖抨击东南亚玩家开挂和呼吁锁区的,但是比例就少得多。

  先说老牌射击游戏CSGO,常年霸占steam在线人数榜前三名,去年十一月的时候,V社先后两次总计封禁了9887个和4285个国服玩家。是的,不到两周就被封禁了14000个左右csgo玩家。csgo的24h人均在线w左右,其中国服玩家大概占到了40000,也就是15%上下,而十一月同期V社一共封禁了33000个账号,也就是说国人玩家以15%左右的占比,贡献了42%左右的违禁比例。如果说这个数据不够客观的话,因为可能V社同期加强了国服的调查和封禁力度,那么我们还有更客观的数据。

  截止到2019年3月18号,APEX官方一共封禁了130000个作弊账号,其中绝大多数(超过50%)来自中国,而中国玩家占全球玩家总数的比例呢,以origin客户端的下载数量来推断,大约不超过10%。这个消息的来源是APEX官方的中国员工,一个国人没必要抹黑自己的祖国吧?

  这里我们放下狭隘的民族主义,其实可以承认,中国玩家确实是更爱开挂的一个群体,虽然有外挂商城

 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中国玩家这个群体,相比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玩家,是更爱开挂的。我们先不上道德评价,只说事实,更爱使用外挂,就是事实罢了。其实爱开挂只是结果和表现,我们真正要关注的是国人玩家这么做背后的动机,以及在游戏之外的领域产生的影响。

  最直接的一个导致国人爱开挂的因素,叫做攀比,或者说一种价值观——比别人都厉害才能算作优秀。在游戏中的判定条件很简单,谁赢了这局比赛谁就算是击败了对手,也就算是攀比成功了,所以开挂是最快捷的获取胜利的方式。

  而从小我们接受的教育和生活的环境无一不充斥着攀比。小时候比谁的考试分数高,去的学校好,特长多才艺好;长大了比谁的工作好,挣钱多,谁的老婆好看,谁的老公有钱;再往后又开始比谁家孩子..如此循环往复,直至三代终了。

  这种价值观是非常可怕的,因为在逻辑上注定了一大部分人不能够幸福,或者不能够被人认可。因为不可能人人都是第一,有第一就有倒数第一。这种分三六九等,或者说零和博弈的价值观,是让一部分人的优秀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上,就像野蛮的丛林法则一样。但我们所倡导的其实是求同存异,以人为本,而不是弱肉强食。

  当然,这主要还是经济因素决定的,带一点社会达尔文主义,如果经济状况允许,大家都能不被剥削的话,想必也没什么人非要去攀比、内卷来竞争一点剩饭,我们讲下去话题就太庞大了。在这里我们仅仅需要明确的一件事情是,单一的价值评判体系,或者说没有价值评判体系(因为攀比这种评判是没有标准的,标准永远都在变化,总是要求你要比别人更优秀),是会让人很痛苦的。因为你很难获得片刻安宁,世界这么大,优秀的人那么多,赢得了一时,赢得了一世嘛?显然不可能。

  在这种价值体系内生活,会让人觉得非常的累,同时负面情绪也比较多,较难获得对自己的认可。这就引出了第二个问题,这样的心态去生活,很难享受到生活,因为永远都在结果导向,想着走捷径,而忽略了过程其实也是生命中独一无二的风景。

  我向来认为,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态度就是要活的尽兴。因为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会暂停,也不会重来,如果没有好好地享受,那就是错过和浪费。但是攀比,或者说我要比别人强这种事情是很结果导向的,甚至有点功利。它不强调过程中的成长和经历,是欣喜也好,痛苦也好,遇到了什么人什么事,什么值得被感恩,什么值得被铭记,都不重要,只有结果最重要。

  这就像一场豪赌,赌赢了最后名利双收人生赢家,但是如果没赌赢就是一无所获,甚至在过程中付出的努力也是要被否定的。从全社会的总幸福指数来看,这种方式好像并不是最好的。因为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毕竟也是一个有限的资源,不会人人都成功,但是却可以人人都更幸福一点。

  回到打游戏这件事情上,每局游戏只能有一个(队)赢家,难道就意味着剩下所有人在这几十分钟的时间里都是失败者嘛?和对手激烈对抗、来回拉锯、斗智斗勇、势均力敌带来的乐趣难道不重要吗(炉石玩家表示不服)?赢,能够带来一些快乐,但是不是只有赢才能带来快乐。我们看过太多的作品了,不管是动画也好还是文学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例子,有多少被热爱打败的“赢家”呢?这也正应了一句老话,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赢不是目的,快乐才是。同样的,即使是科比这种求胜欲这么强的玩家,在他退役获奖的短片里,“winning”也只出现了一次,而“love”出现了,六次。

  热爱和享受才是目的,赢,不是。所以我认为那些在游戏中喜爱开挂的人,在现实里可能会较难获得幸福和发现生活中的美。

  同时这件事还有一个副产物,就是走捷径。以前有很多爆文老是写毁掉一个年轻人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他赚快钱,其实说的就是走捷径这件事情。当人习惯了投机取巧去获得回报的时候,就很难再去踏踏实实的做事情创造价值,也很难享受到生活中的乐趣,以及那些小而美的时刻。

  表面上来看,不就是打游戏开个挂吗?至于嘛。但是背后折射出来的价值评判体系,以及人生的态度和体验,其实并不是一件小事。在游戏中开一两次挂的,谁都忍不住会犯这样的错误或者经不起这样的考验,但是一开始玩游戏就去找外挂的人,通过不正当竞争来获取优势的人,我认为整个人生出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,同时从社会层面来讲,这些人身上的不安分因素可能也多一些。

  当然,凡事无绝对。毕竟网络上有一个匿名的身份,不少人会做一些“反常”的事情,但是现实生活里依然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这也是可能存在的。并且网游开挂和单机游戏开挂也是不同的性质,单机游戏开挂只是破坏了自己的游戏体验,或者像我们这种工作比较繁忙的玩家,已经没有精力100%体验游戏的乐趣了,用一下修改器降低难度,体验剧情有时也是一种选择。但是网游开挂的人,我认为比较可恶,因为这是在破坏别人的游戏体验,是一件不太道德的事情。

  同时呢,还有一个结论,没验证过,但我认为开挂的应该是智力和收入水平较低的那部分群体。因为人都有合理化自己行为的本能,其实他们心里也知道开挂是不好的,但是架不住这诱惑和爽,于是给自己正名:现在谁不开挂,不开挂的的不是因为不想开,而是因为买不起。是的,他们会把这件事情扯到钱上,本质还是攀比。所以我说,这些人可能恰恰是比较穷,或者智力水平比较低,二有其一。

  最后一个问题,我想说的其实叫做以暴制暴,这是一个经典的讨论了,即以暴制暴是不是正义。

  前面提到了,我其实也买过挂。以前打csgo的时候被挂打爆了头,尤其是sdy4=1,csgo玩家都知道。一怒之下买了aimware永久外挂(有些外挂是限时使用的,就和爱奇艺会员一样,充值才能用),本意是制裁那些开外挂的,因为aimware是最好的外挂之一。

  于是现在VAC封禁还留在我的steam账号上,我账号里还有一百多个游戏,也没想过换号,就留在那给自己做一个提醒。

  开挂肯定是不对的。一开始是对面开挂我就退出游戏,加载我的外挂然后重连打爆对面,不过后来我意识到,我正在逐渐把所有打不过的对手都认定是外挂,于是自己使用外挂的频率越来越高,而不是磨炼技术的频率越来越高。这就让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我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游戏体验破坏者,也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了。这个问题还是小事,但这里面还有一个道德上的争论,也即是前面提到的,以暴制暴的问题。

  暴力制裁暴力是有其存在的意义的。但是核心在于,要由一个公正的执法机关来执行,而不能任由每一个个体按照自己的标准去执行。我相信很多人一开始开外挂都是因为被对面的挂打的爆炸了,才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来回击。但是在使用的过程中,逐渐的开始丧失那个标准,看所有人都是挂,开始为自己开挂的行为寻找合理性的理由,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,到最后整个生态系统就被破坏掉了。

  暴力本身没有正义和邪恶的属性,只有结果才有。所以执行暴力的人,必须公正,即秉持大多数人的利益。而个体显然不具备这样的立场、眼界和道德,同时也不受到监管。所以,其实开挂是为了制裁外挂这个理由,在我经历过后就明白,这是不成立的。这就是私刑,是行不通的,报复心理会让一个人面目全非。

  而这件事情如果继续讨论下去,涉及到的内容就太多了,比如人肉搜索、网络暴力,就是施加私刑的一些现代做法。人们为了获取一点虚无缥缈的正义感,却破坏了罪与罚的平衡性。这里我们就不展开讨论了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